分类:中学生优秀作文欣赏  作者:陈泓霖  阅读:

福建晋江市季延中学初一 陈泓霖

  庄生善喻,屈子善寄。若余自外方归,值济之冬,将如何焉?余诚惯居北平者,使冬无风,则奇矣,而济南否焉;而自伦敦归者,使能见日,则怪矣,而济又否焉。日毒且辣,固热带之常,然温而和,则济亶为宝地。
  若单论其晖,亦无所谓奇。济之成邑,古自春秋,济之周,群峦如篮,若姆保暖子,既拍且哄,谕其不哭。亦由是,邑之人也,睹山存暖,见姆思安。芽生昼夜,草绿一晨。恶急于外,外者有何焉?
  若称妙者,则絮小雪。山之矮松,下青黑,梢白髻,如倭护妇然。而山巅镶天如银边,山坡黄白如花衣,风之抚来,霞之斜点,则凝脂微露,粉面含羞。洵不能遭大雪,夫秀女在阁,固不堪吉士诱矣。若乎狭坊窄市,人拥车挤,廓疏郊旷,孤村卧雪,又宛水墨之画于唐宋之名手焉。
  然则水也,萍生气,藻贮绿,视晴滋滋,俾水不忍冻,而映影嫩柳,清澄闲云,河之蜿蜒,街之依偎,又岂尽摹焉。俯而观也,则如水晶蓝,尽包其余,红黄灰绿,屋顶草树,孰不待其间?
  故谓济之冬也,物静安如昨,人沉默还旧。吾其适焉,吾其适欤?



版权声明:文章版权属于作者本人。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


上一篇:清扫

下一篇:三打白骨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