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儿童小说欣赏  作者:王泉滔  阅读:

  ——02——
   
   吹掉灯盏,灰黄惨淡的灯光熄灭后,眼前比刚才更黑暗了。他们刚走出屋门,就听到“啪啪”的枪声向这里射来,因为夜黑,啪啪的枪声好像是胡乱地射击。八路战士没有惊慌,崔小腾和爷爷也没有失措,夜色墨黑,即是对人行走的不利,也是对人的保护,尤其是对需要保护的人的一种体贴。夜色护着一切,也护着八路战士,在崔小腾和爷爷的帮助下,大家已经隐藏在草丛里。
    日军包围了小屋,从手电筒零乱的光线看,应该没有多少鬼子,但谁知道有诈没有?寡不敌众的八路隐蔽起来、避其锋芒是明智之举。有一个日军站在小屋门口前叽哩哇啦地说着话,虽然崔小腾他们听不懂,但知道是日军军官在命令进去搜捕。黄狗在黑暗中“汪汪”地狂叫着,两只眼睛在灯光的反射中更显明亮。
   狂吠不停的黄狗,突然惨叫一声拖着疼痛的嗓音逃走了。借着手电筒的余光,模糊地看到从屋里跑出的士兵站在长官面前说了几句听不懂的人话,随后这些日军一字排开,像驴拉磨一样转圈搜索起来。搜索的同时,不断地对着草丛、荆棘等黑暗的地方扫射着。鬼子从小屋门口逆时针搜索,手电筒忽明忽暗,枪声噼啪噼啪。四位八路在崔小腾和爷爷的帮助下,向瓜园的南边移动着。日军虽体格健壮、装备精良,但地形不熟,又加上丧心病狂地搜索,好像疲乏了,速度慢了许多。崔小腾和爷爷在前头带路,当日军到达八路开始隐蔽的树丛时,八路已经转移到瓜园南边的树林里。爷爷有些心慌,加上不得眼,被脚下的枯藤拌了一下,踉跄了几步,一头撞在树杆上。爷爷个子高大,身体强壮,这一撞不当紧,栖息在树梢上的几只乌鸦正在闭目养神,享受着春天的草发和泥土融化的清香,没想到树身突然晃动,差点没有从树上落下。
   鸟也听惯了枪声,对刚才的枪声并没有太多的在意。可是崔小腾的爷爷一头撞在树杆上,闭目养神的鸟雀差点掉下来,被惊吓的乌鸦,一阵乱叫,“嘎、嘎、嘎”地飞走了。乌鸦的叫声在一团漆黑的夜里更显高昂和凄厉,瞬间震破了瓜园上空,枪声伴随着子弹嗖嗖地飞了过来,同时日军也向南边的树林跑来。瓜园和树林,灯光闪烁,枪声不断,几个八路也在不失时机地点射着。点射的枪声,让日军坚信树林里就是傍晚被追击的八路。枪声更密集更猛烈了。不过八路没有退缩,没有畏惧,日军的队伍里不时响起手榴弹的爆炸声。瓜园内外除了枪声手雷声,没有什么可以听到的天籁声,估计树林里夜宿的鸟早飞走了。
   因为有一位八路受伤,腿脚不方便,日军人多,很快就有一个日本兵追到八路身后,就在日本兵伸手抓一位八路时,黄狗从黑暗里蓦然扑上日本兵,狗牙死死地撕咬着日本兵的手脖,日本兵的惨叫声比黄狗刚才的惨叫还要悲凉。狗与日本兵纠缠一起,无法分解,又上来一个日本兵举着枪托向黄狗的头颅砸去。黄狗反应灵敏,松掉日军,一个翻转腾挪,消失在夜色里。
   日军继续追击,八路继续南撤,一直到了沙颍河的北岸,哗哗的河水拦住他们的去路。敌众我寡危急,夜深河宽水湍,难道这就是葬身之地?日军的枪声分明已到河坡上,手电筒的光线分明已照到身旁,是泅水一搏?还是鱼死网破?这些想法在八路和崔小腾、爷爷心里反复思考着。事不宜迟,再犹豫不决,就死在鬼子的枪下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河里突然有人高声叫喊:
   “崔小腾,河里看。”
   其实,崔小腾一直都在向河里水面观望着,虽然河流湍急,但对于崔小腾来说,沙颍河一口气游个来回不在话下,尽管河水还比较寒凉,崔小腾也能不费劲游到河对岸。可是今天有受伤的八路,不可能丢下拐杖,自由地游过水面到达对岸去。
   崔小腾正在心急如焚,水面上的叫声让他的思绪和眼光扯到眼前。墨绿的水面有一个光点徐徐向这边移了过来。光点越来越大,悠悠的光线把翻花推浪的河面映衬得如锦縠靓绸。说话间,光点到了水湄处,原来是只简易的船,在光线里,船上映衬着几个熟悉的脸蛋。
   大家上了船,捻灭灯捻儿,船只向南岸划去。
   日军到达水边,只能看到激流的河水,无一人的踪迹。看看河水,漆黑无限,数把手电筒一起照向河里,几条锦鲤蹿出水面,倏忽又钻到水里向东海游去。扑了一场空的敌人恼怒如疯犬,叽哩哇啦大叫一通,又歇斯底里地向河里扫射一通后就没有了动静。
   船渡过河心,已是这天夜里的后半夜了,几个人掌舵撑篙,顺水流斜向南岸,这时的天空不知啥时候冒出几颗星星落在河水里,泛起千万个星星在水底跳跃眨眼。
   船只不大,为了八路的安全,崔小腾和爷爷没有随船渡河,在熄灯的瞬间,跳入水中泅水躲在不远处的芦苇里,等鬼子走远了,才从芦苇中爬了出来。春天的夜晚,阳气还不很刚,尤其是夜深的河面更是寒冷如冬夜,顺河风更寒更溜,有刺骨之感。看看天空,望望河面,瞅瞅四周,崔小腾和爷爷身上似乎暖和了许多。
   崔小腾和爷爷没有回到瓜园的茅屋,怕日本鬼子卷土重来,落入魔手。浑身湿透的崔小腾和爷爷脱下衣服,把水拧干,又披在身上,河风劲吹,呼呼的寒意裹身,崔小腾和爷爷不约而同打了几个喷嚏,等他爷俩喷嚏结束时,不知啥时候黄狗站在他俩的跟前。
   河风猎猎,黄狗拳拳,刚出来的几颗星星,星光虽暗淡,但能让天地间有光芒。崔小腾说:“爷爷快看,黄狗把衣服给我们送来了。”爷俩蹲了下来,一看黄狗背上驮着衣服,嘴里咬着衣服。崔小腾和爷爷把衣服穿在身上,把湿衣服随手搭在身边的矮树上,复重新蹲了下来,黄狗夹在他俩之间。
   穿上衣服,人和狗偎依在一起,看看安全过河的八路,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浑身暖和如春,没有丝毫的寒意。崔小腾手摩挲着黄狗光滑的脊背,嘴里念叨着:“大黄大黄,家中宝贝。义犬义犬,忠诚主人。”黄狗狺狺有声,好似听懂崔小腾的话语。当崔小腾伏身和黄狗耳鬓厮磨时,才感觉自己脸上有股血腥味道。崔小腾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又抓了抓黄狗的耳朵,才知道黄狗受伤了。
   崔小腾和爷爷正在抚慰黄狗,北方一片火光升腾。崔小腾和爷爷走上高岗,翘望火光之处,正是瓜园里自己的茅草屋。黄狗对着火光狂叫,好像在述说着今夜发生的事情。


版权声明:文章版权属于作者本人。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


上一篇:中篇战争儿童小说《颍水流东海 英雄出少年》3

下一篇:中篇战争儿童小说《颍水流东海 英雄出少年》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