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儿童小说欣赏  作者:王泉滔  阅读:

  ——12——
   
   崔小腾带领的红色少年部分队员和沙颍河里的船舶时前时后地往前跑着,故事暂且不提,再说说去界首集的三位红色少年。
   上文说过,渔农抗日联队阻击鬼子西进,在渔翁嘴村打了一仗,鬼子退缩,固守不出,为打探界首集鬼子的虚实,选派迟木墩、石小玉和傻大个子一同到界首集侦破鬼子的力量。三位红色少年起身比较晚,又没有快速交通工具,也是坐“11路自动车”去的。他们是走惯了路的,几十里路程,到了子时才到达界首集,阴沉沉的夜空偶有星星闪烁,空荡荡的街道不时传来狗吠声,说明还有夜行人。
   沙颍河是一条自然形成的河流,逶迤东流,河堤陡峭,最陡峭处犹如山涧深邃,好似绝壁林立,素有鸟见愁之誉。石小玉的姨家就居住在界首集郊区的东边。说石小玉的姨家在界首集不假,具体地说不是界首集内的人家,属于界首集管辖,是最靠界首集的一个村庄。
   昏沉沉的星光照着空悠悠的街道,一街两行没有一点灯光,显得街道很黑暗。三位少年正走着,忽听一阵车轮轱辘声,他们慌忙躲在街边的屋檐下。车轮碾压地面的“咯噔”声说明不是胶皮轮胎,是个木制车轮。咯噔声渐近,很快从眼前的黑暗里走远了。
   迟木墩问:“这是不是鬼子的车?”傻大个子说:“不知道。”石小玉说:“这怎能是鬼子呢?鬼子能坐这样的木制大车,这显然是农家用的车。”迟木墩说:“不说这些了,你姨家住在哪个位置?我早困得不轻,也饿得不轻了。”傻大个子一听迟木墩这样说,也饥肠辘辘,腰更塌下来了。石小玉说:“出了城才能找到我姨家。我姨家住在城外,不在城里。”迟木墩说:“不是说你姨家在界首集嘛,怎么出城了?”石小玉说:“出城难道不是界首集了吗?”傻大个子说:“别管是城里城外,先找到你姨家弄点吃的再找鬼子不迟。”迟木墩说:“是找鬼子当紧还是吃饭当紧?”傻大个子说:“不是你先说的肚子饿了嘛,怎么又挤兑我了?”石小玉说:“别急,很快就找到我姨家。”
   三个红色少年在漆黑的夜里说着走着,很快就出了城,离城有一箭之地有个村庄就是石小玉的姨家。
   兵荒马乱的年代,人们很少走亲串友,石小玉的姨家在这个村庄不假,石小玉和父母来过几趟,大概就在紧靠河岸处,具体哪一家已经模糊了。石小玉只记得门前有棵大柳树。柳树很大,由于长在岸边,向阳向水,向河里面倾斜了不少,很多柳枝扫着水面,夏天气温高,很多鱼在阴凉处嬉戏转悠,引起很多垂钓人蹲在树下消夏。今夜很黑,石小玉领着迟木墩和傻大个子在村前瞻望,这棵柳树还在,不过多了两棵,不知道哪一棵是姨家门前的柳树。迟木墩说:
   “你姨家的房屋你总该记得吧?看看房屋是哪一家。”
   “这村房屋盖的样式差不多,很难从房屋上看出来是哪一家。”石小玉说。
   “你姨家河岸除了柳树还有没有其他标志物?”傻大个子说。
   “你别说,你这样一问,我还真想起来了。”石小玉说,“姨家门前的河对岸有一棵千年的银杏树,银杏树很大,从这沿看,可以遮住半拉天。”
   石小玉说的没错,对岸真有一棵银杏树,据植物专家说,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是孔子周游列国时种植的。银杏树不愧为植物活化石,两千多年,不知经过多少战争杀伐,改朝换代,依然屹立在中原这片热土上。
   银杏树很大,但在这漆黑的夜里别说河南岸,就连眼前的人家的院子都难分清,哪能看到对岸的银杏树呢?正要挨个敲门,有家人屋里点起灯来。灯光虽然幽暗,从窗户里射到院子里,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就显得极其明亮。院子是敞朗院,没有院墙的遮拦,这束光一直射到河对岸。一束光穿透暮色到了南岸,南岸高大的银杏树依稀可见,石小玉说:“这家点灯的人家就是姨家。”
   石小玉说的没错,点灯的这家就是他的姨家。石小玉轻轻叩了几下门,灯忽然一下灭了。石小玉说:“姨,是我,百姓营村的石小玉。”姨听到一声幼稚的声音,知道不是坏人,又听说是石小玉,就轻轻地问了一句:“是百姓营村的石小玉吗?”石小玉说:“是的。”
   姨重新点上灯,开开门,一看面前站着三个小小子,就问哪一个是石小玉?石小玉说:“我就是。”姨把石小玉搂在怀里,说:“我的孩儿,几年不见都长这么高了。怎么黑更半夜的上这来了?”然后偎着石小玉对迟木墩和傻大个子说:“快,到屋里来。”到了屋内,姨又问:“你几个这么远来姨家干啥?”石小玉和姨说了实话,说是来打探鬼子情况的。姨一听是和日本人有关,吓得一愣,然后说:“你们小小年纪,能做啥?还不是鸡蛋碰石头?”迟木墩说:“姨,你怎么也看不起我们?”姨说:“不是看不起你们,是你们太小了,鬼子太凶残了,就连国军也害怕他们,你们几个小小子怎么打败鬼子?”傻大个子说:“姨,你不要小瞧我们,我们背后还有渔农抗日联队,还有八路军呢,他们可有能耐了。你没听说前几天的渔翁嘴村战斗吗?就是渔农抗日联队干的,打死打伤很多鬼子,要不是鬼子跑得快,都全歼了。”石小玉说:“别讲这些了,先给我仨弄点吃的吧。”
   吃了饭,三个红色少年精神了很多,还想问些鬼子的事情,被姨制止住了。姨说,赶紧睡觉,等天明再说。
   一路的疲乏和饥渴被姨的一顿饭排解了,红色少年还想再了解一下城里的敌情,被姨因困顿而止住。你别说,姨一说休息,三个红色少年真的困意上来了,躺在床上很快进入梦乡。
   半宿无话,等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三个红色少年才被姨喊起来吃早饭。早饭很简单,稀饭馍菜。石小玉问姨,怎么不见姨父和表哥?还没等姨回话,一旁的表妹说:“爹和哥去沈丘哪边了?”姨白了表妹一眼,说赶紧吃饭,少管闲事。大家吃了饭,石小玉和姨说,要到集市上转转。姨说,去集市看看不碍事,要注意安全,可别惹是生非,万一有个好歹,不好和姐、姐夫交代,尤其是日本兵更不要招惹他们。石小玉答应一声,三个人走出姨的家门。
   出了姨家,石小玉说:“日本兵在哪个地方驻扎呢?”迟木墩说:“吃饭时,问姨,姨不对说,不知道日本兵驻扎在哪个位置,上哪去找呢?”傻大个子说:“不用愁,鼻子下面是大路,问问呗。”石小玉说:“平时傻逼六九的,今天反而聪明了。”迟木墩说:“就是,看着傻,心里明白,问问吧。”傻大个子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你俩虽比我聪明是表面现象,我是内秀。”三个红色少年说笑着往前走,连着问了几个人,得到的回答要么是不知道,要么是不清楚,要么是摇头,最后终于问着了日本兵驻扎的位置。
   日本兵拿下界首集,国民政府就逃跑了。原国民政府的院子成了日本人栖息地。鬼子欺压百姓,横行街道,很多人恨鬼子,也怕鬼子,所以不敢说鬼子的事情,一连问了几个人,才有一人告诉他们。按路人指点的方向,很快找到日本军队驻扎的地方。这天驻守在院子里的日本兵不多,零零碎碎的日本兵在院子里走来走去,院子门口不大,有两个士兵把门,具体院子里驻守多少兵力,谁也不清楚。
   三个红色少年在门口附近瞻前顾后地看了几圈,没有什么办法进入看个究竟,这样回家又不甘心,这时石小玉说他有办法可以把鬼子兵引诱出来。迟木墩问有什么方法?三个少年附耳低语了一会儿笑着就走了。


版权声明:文章版权属于作者本人。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


上一篇:中篇战争儿童小说《颍水流东海 英雄出少年》13

下一篇:中篇战争儿童小说《颍水流东海 英雄出少年》1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