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儿童小说儿童故事欣赏  作者:王泉滔  阅读:

  ——14——
   
   事不巧不成书,事情就是这么巧,石小玉和迟木墩把石板挪开,傻大个子从下面爬出来了。事不宜迟,把石板复原,赶紧逃走,把这里的一切告诉爷爷和于浓烈。
   红色少年出了界首集,夜幕渐渐垂下,眼前一片漆黑,好歹还是这条路,他们是走惯了的,眼有适应性,在黑夜里行走,眼睛很快适应了漆黑的环境,真的比刚出县城时明亮了些。
   一路无话,很快回到瓜园,见到了爷爷,爷爷正在听崔小腾他们讲矮狼狗抢持老汉黑驴的事情。
   红色少年一个不少地回到瓜园,又聚集在一起。红色少年侦破的情况很重要,尽快汇报给于浓烈队长,爷爷说。
   于浓烈领导的渔农抗日联队的大本营就在百姓营村和瓜园北边的深树林里,平时是农民和渔民,有了敌情很快就集结起来,成了抗日的军队。于浓烈得到红色少年打探到的情报,和沈大冰、项玉成侦破的敌情结合起来,细细分析,决定先把矮狼狗干掉。矮狼狗乘坐的船只很快就要到达这里,于浓烈派了一个小分队的人员,这个小分队都是渔民,水性十分了得,可以泅在水底三天三夜不出来,一气可以游百十许里不带喘气的。于浓烈准备把矮狼狗困死在水里,然后再一个一个地干掉。
   大网布下,待等矮狼狗到来。矮狼狗坐的这条船出发得很晚,行走得很慢,到了百姓营村附近已是第二天的早晨,就是红色少年回到瓜园的第二天。矮狼狗坐的这条船来到百姓营村附近,正在往前行驶,突然几条渔船拦住去路。三条渔船停泊在大船前头,大船上的船长站在船头和渔船说话:“请问仙尊,我们是生意人,为的是养家糊口,为的是客商的方便,不知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仙家,请明示我们,我们必登门谢罪。”于浓烈说:“我们拦住你的大船,不要你的钱财,不耽误你做生意,我们只想要几个人。”船长说:“要哪几个人?”于浓烈说:“我们只要矮狼狗,和你们无关。”船长说:“我们不知谁是矮狼狗?”于浓烈说:“就是你船上黑驴的主人。”船长说:“驴主任从新安集上岸去了,不信,你可以上船查看。”于是,于浓烈叫几个人到大船上查看。船长说的没错,矮狼狗确实从新安集上岸去了,留下几个打手和驴坐船到下游去找田三瞎。
   矮狼狗临时有事,从新安集下船不知去了哪里,留下几个打手和驴在这只大船上。这几个打手一看渔农抗日联队全副武装,早吓得如筛糠,哆哆嗦嗦躲在船舱角处,连正眼也不敢抬。崔小腾、吴四宝和花老跩在大船上巡视了几圈,真是没有矮狼狗,只有这头黑驴和矮狼狗的两三个打手。
   这次阻击战很是让人失望,没有费一枪一刀就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了,不过战绩也不小。黑驴和矮狼狗的三个打手被带上岸,崔小腾、吴四宝、花老跩和戴平凡一起上前厮打他们,被于浓烈制止住了。于浓烈狠狠地教育了三个打手,教育他们不要和土匪混在一起,与人民为敌。与人民为敌,迟早会被人民打死的。中国人要做对中国人有益的事情,要做有骨气的人,要站到中国人一边,打鬼子、打土豪、打汉奸,才不丢祖宗的脸。
   矮狼狗的三个打手走了,黑驴留在瓜园喂养。
   当地土匪头子田三瞎尽管残忍凶狠,但不可怕,矮狼狗更不足怕,眼下最要紧的是日本鬼子在中国的横行霸道,他们想侵占中华大地,颠覆中华民族的文化,到处无恶不作,欺男霸女,鬼子不走,中国就不会安静。石小玉、迟木墩和傻大个子从界首集带回来的情报很可靠,因为傻大个子身陷囹圄亲眼看到的,渔农抗日联队很是重视这些情报,决定在这些鬼子身上做一篇大文章。
    红色少年抗日支队一边在学校跟着王婉珠学习文化知识,一边做着抗日的事情。过了几天,机会来了。放了学,石小玉和小伙伴在河边的路上玩耍,一阵儿铜铃响起,声音越来越近,一辆大车装满货物驶来。有人高声喊叫:“石小玉,你干啥的?”石小玉定眼一看是自己的表哥和姨父。大车停了下来,石小玉问:“你俩干啥去了?”姨父说:“做点小生意,扶沟鬼子猖獗,不太平,就回来了。”说着爷爷也来到这里,详细问了那边的敌情。姨父说:“有人亲眼看到鬼子的船只正从沙颍河上游到下游来,具体有多少鬼子不知道,反正周口那边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
   鬼子的船只从扶沟附近的沙颍河经周口往下游开来,这样的事情是真是假?是真,具体有多少船只和鬼子?这个一定搞清楚,爷爷去找于浓烈汇报得到的敌情。红色少年激动不已,决定去探个虚实。在爷爷去找于浓烈的时候,崔小腾和石小玉已经骑着黑驴直奔沙颍河上游而去。
   长话短说,黑驴四蹄登开,昂头翘尾,不到一天就到了周口地界,听人议论,鬼子的船只就在附近。崔小腾和石小玉把驴拴好,上到河堤处,四处一看,不远处还真有船只停泊。二人下了河堤,从河堤的外侧向船只靠近。这一片河堤有些荒废,沟壑纵横,杂草横生,正是隐蔽的好地方。
   崔小腾前边匍匐分开杂草,石小玉紧跟其后,到了绝佳地处,二人并排隐藏在草丛里,从草缝中把河面的四周看得真真切切,真别说,真是鬼子兵,船上进进出出的都是鬼子兵的服装,船不多,仅三艘,挺大的,有两船装满了货物,具体是啥,不清楚。另一艘船还没有装满,上上下下的人流还在往船上扛着东西,看样子扛的是粮食,做工的都是农民打扮,估计是鬼子兵强迫来干活的。再想多了解这三艘船的细节估计不可能了,因为这几艘船戒备森严。
   崔小腾和石小玉看到这些就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又打听路人,都说是从上游下来的,刚到这里没多长时间。崔小腾问石小玉说:“我俩该怎么办?”石小玉说:“还能怎么办,靠我俩的能力也吃不了这些鬼子,赶紧汇报于浓烈叔叔,让抗日联队来解决这帮狗日的。”崔小腾说:“只有这样了。”说罢,二人骑着驴,快“马”加鞭赶回瓜园。
   爷爷从渔农抗日联队指挥部回来,看着红色少年抗日支队的队员只少了崔小腾和石小玉两人,就问他俩上哪去了?一开始,没有人应声,追问得紧了,有人才说去周口那边侦查敌情去了。爷爷听了非常恼火,说是无法无天,不遵守纪律,万一有个好歹,也没大人接应,傻大个子落入魔窟的教训还不深嘛。傻大个子从魔窟逃出纯属侥幸,无组织无纪律的行动只能添乱,不能为抗日做出贡献。
   既然出去了,一会儿半会儿也找不到他们,中原这么广,找个人和大海捞针差不多,只好一边派人接应,一边待等他俩归来。
   农历三月底四月初的瓜园正是瓜秧爬满地皮,叶肥梗粗秧子长,果实饱满青翠翠,春夏之交的微风徐徐吹来,潮濡濡的气温里弥漫着清香,时不时有蛩鸣之音,一派沁人心脾的田园气象。
   这天到了后半夜爷爷还没有睡,一直坐在茅草屋里,“吧嗒”,“吧嗒”,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旱烟袋。为了节省煤油,爷爷没有点灯,烟袋锅里烟火明的时间少,暗的时间长,爷爷担心崔小腾和石小玉的安全。这两个孩子年纪不大,骑驴还没有足够的经验,要是从驴身上摔下来,可够这两个孩子呛的,要是被鬼子拖去,不死也得秃噜一层皮,他俩现在哪里啊?什么时间能回来啊?
   夜深人静,爷爷困意毫无,半烟袋烟丝快抽尽了,还不见崔小腾和石小玉回来,爷爷觉得更心焦。微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瓜园里好像有脚步声,爷爷静心仔细听,就是有脚步声。爷爷是听惯了脚步声的,步履不乱,迟缓有致,爷爷知道不是坏人,就开开虚掩的门往外瞧看。为以防万一,爷爷躲在门外的瓜架里。来人到了门口,轻轻地叫了一声“老泥叔”。爷爷听出来是于浓烈的声音,急忙从瓜架后边走了出来。


版权声明:文章版权属于作者本人。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


上一篇:中篇战争儿童小说《颍水流东海 英雄出少年》15

下一篇:中篇战争儿童小说《颍水流东海 英雄出少年》1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