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儿童小说儿童故事欣赏  作者:王泉滔  阅读:

  ——22——
   
   花老跩钻入水里,大家坐在渔船上看着水里的动静,一会儿半会儿,花老跩出不来,红色少年说东讲西,说鬼子讲八路,说宇宙的奥妙,讲水里的秘密。放眼望去,鸟雀飞翔,白云苍狗,水湄处青草丛丛,石矶磊磊,水面的浪花后浪追赶着前浪,浪花的欢笑在縠绸上抖动,偶有红鱼跃出水面,翻了个跟头,又钻入水里去了,即便有丹青妙手,也很难绘出这样的画面。
   半个小时过去,花老跩还是没有浮出水面。崔小腾说:“花老跩怎么还没有上来?”石小玉说:“别急,半个小时不出来,对他来说很正常。”迟木墩说:“别是被水鬼拐走了啊。”吴四宝说:“净瞎说,哪里有水鬼,都是古人找不出科学的解释胡乱说的。”傻大个子说:“四宝老弟,你别不信,水下真有鬼。”贾卫星说:“你咋知道的?你见过吗?”傻大个子说:“我没见过,我爷爷见过。爷爷说,他小时候不会水,沉到沙颍河里,是个水鬼把他挟持走的。”戴平凡说:“鬼挟持走了,怎么没有死,又有你爸爸了?”傻大个子说:“爷爷说,是沙颍河里的龙王把他救了,要不然就死掉了。”迟木墩说:“估计是你爷爷淹迷糊了。”傻大个子刚要还嘴,甄火箭说:“沙颍河两岸谁不知道你爷爷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人。”傻大个子正要发火,崔小腾说:“别胡说了,花老跩怎么还不出来,别真是被水鬼弄走了啊?”
   红色少年斗嘴调舌,约摸一个小时花老跩还没有露出水面,大家真有点坐不住了。迟木墩说:“我下去看看。”傻大个子对迟木墩说:“你在水下七天七夜是传说,其实你从芦苇荡上了岸,去你姥姥家了,七天才回家,自吹自擂水下能憋气七天。说你水下功夫厉害,纯属瞎扯蛋。要下我先下,都不要和我争抢了。”话音刚落,水面突然露出一杆枪来。大家定眼一看,花老跩上来了。花老跩游到船旁,他怀里抱着几杆枪。大家把枪支放到船上,花老跩也翻身上到船上。大家问花老跩水下怎么样?他说:“下面有很多好东西。”一语说出,少年兴奋不已,一时乱了阵脚,叽流噗嗵都下入水中。
   沙颍河要说深入大海,是夸张。这样说吧,两三个小时后,从水底打捞上来的武器装满七八只渔船。红色少年兴奋极了。兴奋出真知,兴奋出力量。出啥真知?出啥力量?红色少年又把陨石从水底拽上来,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后于浓烈队长听说了,不相信这是真的,亲自到陨石原先的位置看看,才无不叹服地说:“后生可畏吾衰矣。”
   红色少年逆流而上,满载而归,矫健的身躯划船如飞,怡悦的心情飞出欢快的歌声:
   
   
   “我们每天都行走在沙颍河岸上
   因为沙颍河岸很阔很美
   我们更喜欢走在她的胸襟里
   太阳给我们能量和光明
   星月给我们妩媚和遐想
   渔船逆水行舟
   不进则退
   红色少年肩负着祖国未来 民族的大任
   不会退却 只会前进
   两岸杨柳依依
   鸟声虫鸣顺颍水而流
   风景融化我们
   融化我们的身躯
   融化我们的魂灵
   
   
   华夏风俗有送瘟神
   点燃一炷香
   插在自做的纸船上
   再燃上蜡烛一枚
   送瘟神顺颍水去很远很远无生命的地方
   放眼望去
   “上善若水”
   草木葳蕤
   蹲下身
   掬一把清水
   嗅一嗅她的清香
   看一看她的清纯
   然后再放入沙颍河的怀抱里
   任她撒娇欢快而去
   问历久弥新的沙颍河
   历史上曾有多少次这样的外敌来侵
   沙颍河咆哮 卷起很多浪花
   
   
   我们站在船头上
   瞭望世界
   自私 贪婪 争夺 撕咬 残杀 无义的战争
   这些人类的差错
   何时才能泯灭
   地球只有一个
   人类之间的和谐文化多样化
   才是人类幸福生活健康繁衍的家
   为了私我自我无限制地扩张掠夺
   破坏生态环境
   厮杀无辜生灵
   到处是流血牺牲 瓦砾成片 贫瘠的土地
   ——是人之殇
   自私贪婪的人类醒醒吧
   为了自己 为了后代子孙
   把你贪欲无穷的心收敛收敛吧
   不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来索取
   
   
   沙颍河深邃蜿蜒
   杨柳依然依依
   鸟蛩依然嘀嘀
   沙颍河流水如诉如泣
   被鬼子破坏的家园
   早晚要欢声笑语
   为家园而战
   为祖国而战
   为子孙后代而战
   万民同心 众志成城
   没有攻不下的堡垒
   没有打不跑的鬼子
   胜利属于正义的人民
   胜利属于正义的中国人民
   自私 贪婪 争夺 撕咬 残杀 无义的战争
   终将会失败到底
   ——失败到底
   和平健康很快就要回到人民的手里
   这就要回到人民的手里”
   
   
   红色少年真的高兴极了,一口气自编了这样一首歌词,还是不过瘾,又哼唱了一首顺口溜:
   
   
    “沙颍河来长又长
    浩浩荡荡流长江
    流过山
    流过石
    流过罅隙和树林
    河水悠悠美如画
    咆哮起来赛虎狼
    春风吹
    燕子来
    一河两岸着绿装
    夏雨落
    蝉声叫
    点点滴滴赛琼浆
    菊花艳
    树叶黄
    秋水好似新嫁娘
    梅花开
    气温降
    河水飘香更可赏
    颍水颍水俺爱你
    一路走来浇米粮
   
   
    小鬼子来没爹娘
    跌跌撞撞如哭殃
    占沈阳
    占徐州
    占了商丘和界首
    狼心狗肺没人性
    美丽华夏呈痍疮
    鬼子东
    铁蹄踏
    烧了庄稼烧房梁
    鬼子西
    恶毒叫
    杀人就像杀猪羊
    鬼子北
    枪声响
    声声都有鲜血淌
    鬼子南
    到阜阳
    天天破坏我家乡
    鬼子鬼子俺恨你
    烧杀抢夺赛阎王”
   
   两个歌曲过后,红色少年仍是激昂不止,又响起第三支歌声:
   
   
   “道生一
   一生二
    二生三
   三生万物上云天
   我们是红色美少年
   我们是英雄的八路军
   早立下雄心和壮志
   一边打鬼子一边学习文化知识
   文武双全拯救混乱的旧社会
   打得鬼子全军覆没
   打倒汉奸和土匪
   写下历史的光辉
   鬼子就像秋后的蚂蚱
   发出瑟瑟哀鸣的抖音
   只要军民团结一致
   什么来犯之敌都能摧毁
   鬼子终要滚回家去
   砸烂旧社会
   建立新中国
   毛主席万岁 万岁 万万岁
   幸福的歌声满天飞”
   
   
   今天崔小腾他们没有去学堂读书,王婉珠老师看缺少不少孩子,不知道这些孩子去哪里玩耍了,心里很是焦急,就急忙告诉爷爷。爷爷以为又去找于队长要兵器去了,到渔农抗日联队驻扎地找他们,于队长说没有见到这些孩子。大家分头去找,有人在河岸割草,对爷爷说,上午见他们去龙舌岛方向了。爷爷和于队长都很担心,距离龙舌岛有一段路程,于队长要派人去找,爷爷说不用别人,我自个去就行了,趁着办点别的事情。红色少年驾驶渔舟一路欢歌回到瓜园处,于浓烈和爷爷正在岸边商量着准备去寻找他们。歌声顺着河风能传很远,爷爷和于队长听到是红色少年的歌声,一起仰头张望,隐约看到七八只渔船逆水而来。于队长比爷爷眼尖和耳聪,高兴地说:“是他们,是我们的红色少年。”快乐的歌声播迁、渔船向上游而来,很快就到了于队长和爷爷跟前。还没等于队长和爷爷说话,红色少年手拿着武器高高举起,大声地欢呼着:“我们成功了,看我们拿的啥?”
   渔农抗日联队来了不少人,把武器从船上搬到联队总部,于队长惊讶地说道:“乖乖!这么多好东西!”崔小腾问这些武器都叫啥名字?于队长说:“这些叫三八大盖,这些叫勃朗宁手枪,这些叫马克辛轻机枪,这些叫捷克氏重机枪,这些是山地炮,这些是德国造的……,很多武器就连于队长也认不得。”渔农抗日联队的大人们也惊讶羡慕不已。长话短说,于队长领着联队队员又到伏击点的河面捞了很多武器,大家很是高兴,红色少年支队也分到一部分枪支弹药。重机枪、山地炮太重,不易分给红色少年,像手枪、步枪、柠檬手雷等拿得起拿得动的武器红色少年人手一个。红色少年无比兴奋,一时没有了进学堂的兴趣,都跃跃欲试和鬼子干一场。
   渔农抗日联队的人员增多了,武器壮大了,大家都非常高兴,准备和鬼子干一场。鬼子没有来,红色少年一边进学堂学习,一边完成未完成的事业——挖地道。
   挖地道一直是红色少年的心愿,也是他们的一块心病,在他们心目中,没有地道就像人没有血脉,抗日少了一道防线。爷爷说,地道战是冀中平原的战斗特色,我们这里不适合地道战。红色少年不信爷爷的话,以为爷爷很迂腐,根本不懂现代化战争。红色少年抗日支队的人数可不少,人数超过渔农抗日联队的成人们,加上年青气盛,没有失败死亡的概念,爷爷的话根本进不了他们的耳朵。挖地道成了他们要完成的使命,说干就干,谁也挡不住勇往直前的决心。
   瓜园距离沙颍河岸边也就四五里的路程,红色少年准备把地道从瓜园挖到沙颍河岸边。按他们的经验这条地道非常重要,也非常必要,是决定渔农抗日所有队员的生死通道,非挖成不中。于队长和爷爷没有看好这条通道,一直没有直接支持他们,每次都搪塞过去了。红色少年的决心是一定的,可能是智慧的力量,也可能是青春的驱动,也可能是胜利的喜悦冲动,不管怎样说,红色少年挖地道是坚定的,是不折不扣的,因为地道已经挖了一里多远了。这天,月亮已经搁在东山山巅,黄淮平原的夜渐渐地被月色笼罩。崔小腾和他的伙伴们,从地道里钻出来,看到月亮被东山山头顶出,瓜园的月色很美,除了草丛洞穴的蛩声,没有一点声音,就连崔小腾家的大黄狗和黑驴也悄没声的栖息着。
   红色少年挖地道十分辛苦劳累,从地道爬出来,已经是深夜,月光洒在瓜园里,也洒在他们的身上。月光很美,尤其是农家的月色更美,美到似嫦娥一样。崔小腾回到瓜园,爷爷早把晚饭做好,正焦急地等待着孙子回来吃饭。爷爷坐在院子里的石臼上吧嗒吧嗒地抽着烟袋,月光照在爷爷身上,身影有些疲沓,从嘴里吐出的烟雾悠悠升腾,更显月色之柔美。
   “爷爷,你干啥的?”
   爷爷一惊,猛然抬起头,惊慌失措地把烟袋玉嘴从嘴唇里抽出来。问道:“你去哪里了?让我好等。”
   吃了饭,月亮已经升到东山的上空,比刚才更皎洁了,大地也比刚才更明亮了。石小玉、迟木墩和花老跩来瓜园找崔小腾玩儿。爷爷说不要走远,就在附近玩玩儿,现在兵慌马乱的,别出了意外。大家说好,就结伴走出院子到沙颍河岸边玩耍去了。
   崔小腾和他的伙伴准备到东山去玩一玩儿,顺便看看有没有野生动物,诸如野兔、野鸡、刺猬、黄鼬等,更好玩的是旱獭,肉可以美餐,皮毛可以做成围脖,柔软暖和。刚走出东边树林,一个人影突然从山角处闪降出来。是谁?在红色少年的脑海里翻腾起来。


版权声明:文章版权属于作者本人。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


上一篇:中篇战争儿童小说《颍水流东海 英雄出少年》23

下一篇:中篇战争儿童小说《颍水流东海 英雄出少年》21


  相关推荐